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7, 2011

Sons Of Anarchy Season 4 Preview – Second Son [Sons Of Anarchy Season 4]

WATCH THE FULL EPISODE AT: tiny.cc Sons of Anarchy. Anarchy. Sons. Sons of Anarchy Season 4. Season 4. An undrafted free agent in 2008, Campbell finally got on the field last season, appearing in three games for the Lions. Cavas Wine Tasting Room Caf? is now available as franchise. Our great model pioneered by Cavas Global is the new generation of wine tasting rooms better known as wine bar. son. Sons of Anarchy commercial. Sons Of Anarchy Season trailer. Red Hot Chili Peppers. With Charlie Hunnam, Kim Coates, Mark Boone Junior, Katey Sagal. Sons of Anarchy FX. Sons of Anarchy ad. With Charlie Hunnam, Kim Coates, Mark Boone Junior, Katey Sagal. gemma teller morrow. Ron Perlman. William Lucking. Dani California. Harley Davidson. With Charlie Hunnam, Kim Coates, Mark Boone Junior, Katey Sagal. June 22, 1969 jazz vocalist Ella Fitzgerald with accompaniment by Ed Thigpen on drums, Frank de la Rosa on bass, and Tommy Flanagan on piano. Created by Kurt Sutter. With Charlie Hunnam, Kim Coates, Mark Boone Junior, Katey Sagal. Dayton Callie.

Source: YouTube

再談QR Code應用

Author:

Jan’s Tech Blog http://tech.azuremedia.net/2011/03/05/2695/

早前介紹過一些QR Code應用的例子。這次就再仔細一點看看QR Code,尤其是它的用戶。

上年Austin Williams做了一個Survey,研究QR Code用戶。其中發現超過一半人(52%)聽過QR Code,而超過1/4人(28%)用過。最常見到QR Code的地方是印刷品上的廣告,其次是小冊子及報刊。

52% People have seen or heard of QR Codes

至於應用方面,62%的用戶藉QR Code到訪網站;而下載電子Coupon或索取資訊者各30%。值得一提的是有8%的是透過QR Code分享資訊到Social Network。

最令人有興趣的,QR Code影響了多少人的購買決定。原來有6%的人曾經由QR Code購物。也不錯吧!

6% of QR Code users were led to purchase of products or services

另外Jumpscan做了一份Infographic,主要談及QR Code的應用。QR Code用戶中,以iPhone用戶最多,佔68%;Android 26%、Blackberry 4%。

上年開始的確是多了人使用QR Code。由7月12月,升幅為1200%!57%的Facebook及Twitter用戶上年至少用過一次QR Code;而用過五次或以上的,也有40%。使用Social Network的人,也較易接受QR Code?說不定,大家可以多在Facebook Page / Twitter上使用這科技。

[ via Mashable ]

 

淺談QR條碼(QRCode)以及其應用想法

NIKA 12 JANUARY 2011

所謂的QR Code (Quick Response Code),中文是二維條碼,最早開始應用的是日本,直到目前依然盛行日本,它的形狀是正方形,

在3個角落,印有較小,像「回」字的的正方圖案。這3個是幫助解碼軟件定位的圖案,使用者不需要對準,無論以任何角度掃描,資料仍可正確被讀取。-Wiki

至於一個QR碼所能承載的資料容量,根據維基提供的數據如下:

QR碼資料容量
數字 最多7,089字元
字母 最多4,296字元
二進位數(8 bit) 最多2,953 位元組
日文漢字/片假名 最多1,817字元(採用Shift JIS)
中文漢字 最多984字元(採用UTF-8)
中文漢字 最多1,800字元(採用BIG5)

先來簡單介紹一下QR碼的使用方式:

首先拿出安裝有QRReader的手機,對準雜誌、廣告或商品上的QR碼,然後程式讀取成功後,就會轉到QRCode所對應的網址。

目前臺灣比較成功的應用有:

1. 台灣農委會

推廣生產履歷,可藉由生鮮產品上面所附有的QR碼看到生鮮產品的生產資訊。

2. 台灣高鐵

高鐵超商取票服務,於付款完成後所取得的高鐵車票在票面上印有QR碼,在搭乘高鐵列車時將車票的QR碼面對準高鐵驗票閘門的條碼掃描區感應後即可通過閘門。

3. 7-11

高雄夢時代,Taipei Walker-QR碼行銷,使顧客能經由網站及DM上的QR碼得到特別優惠。

4. 臺北花博

拍下花卉說明立牌的QR條碼即可連接到線上導覽網站。

5. 蘋果日報

連接動新聞影片。

其實QR條碼還可以應用在很多地方,例如連結書籤文字郵件電話簡訊(SMS)簡訊(MMS),最基本的是可以用在自己的名片上,自我行銷,做法是先申請一個個人網站,about.me,或者Linkedin,然後申請一個短網址,再用QR條碼產生器做一個屬於自己的QR條碼,想要產生自己的QR碼的話,可以參考下列網址:

Calm 9 QR條碼產生器

QuickMark

Kaywa

這樣別人掃描完名片上的條碼後就可以連到你的專屬網站獲得更多有關於你的資訊,這算是最基本的應用之一,國外有此綜合AR擴增實境,QR條碼及推特的趣味應用。大家還有想到其他的好應用嗎?

看完上面的影片,當下反應是「很棒,然後呢?」日本這間公司的應用是展示出了AR擴增實境+QR條碼及推特的特色,在用手機拍下大樓外牆的QR條碼後就會連接到設計公司準備好的Twitter互動擴增實境,可以看到該大樓裡的人所發佈的推特訊息。

在2009年來說是一個很有創意的點子,但是它除了在日本地區的應用被推到極致以外,在海外地區尚不能說到普及的地步。而在Google推出Google Goggle的時候,對QR條碼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Google Goggles也可以藉由照片來搜尋相關的資訊,如拍攝照片風景或店家,就會列出景點的相關說明,拍攝書籍封面或物品則會列出購物網站或比價清單,最重要的是它當中也包括了條碼辨識:

它可以帶給我們的想法是:當一些人都還在想要怎麼擴展QR條碼的應用的時候,Google直接想到要做圖像直接辨識來搜尋(不用特別去生產一個條碼就能直接使用影像搜尋保括QR Code),它跟QR條碼的應用概念都是藉由掃描一個東西(圖像/條碼)進而去執行一個動作(搜尋,顯示條碼內容),但是Google Goggles圖像搜尋的準確度以及結果會因系統本身的圖形辨識能力而異。

QR Code的準確度很高,因為它原本就有根據指令設定好了辨識條碼後是要進行連結、加入書籤、顯示文字、撰寫郵件、撥出電話、傳SMS或MMS等指定動作,但是Google Goggles本身是搜尋為主並沒有指令,但是我們不要忘記QR條碼本身就是一個圖案,所以Google Goggles剛好可以辨識它。

QR條碼另外一個特色是Google Goggles要上網才能使用,但QR條碼是可以使用解碼器解碼的,所以就算在沒有訊號的地方還是可以閱讀條碼的文字訊息。所以其實當Google Goggles發展的不錯的時候我們反而要為QR條碼感到開心,因為使用Google搜尋的人似乎比擁有QRReader的人多。因此當Google Goggles能夠整合圖像分析搜尋的功能時,QR條碼反而要更加被廣泛的應用,因為它有一定的優勢,第一個QR條碼+Twitter互動擴增實境的影片要帶給我們的不只是一個QR條碼功能的設計展示,而是一個啓發:

  1. QR條碼不一定要在一張紙上面,很多人都應用在商品或其他的東西上。(例如:電腦展車展Showgirl的身上可以貼上QR條碼,讓大家在拍照的時候可以順便讓大家有多瞭解產品的管道)
  2. QR條碼多元化的指令應該要積極的跟網路資源結合,導向的網站應該是一個能跟QR條碼互動的網站而不單純是資訊。(例如:影片中展示的應該是辨識QR條碼後可以看到有Tag該大樓的推文,這就是一個有創意的應用。)

但是我們會問,如果要先掃描一個地標的QR條碼,我何不用(Foursquare)LBS,這樣不是更快?

前面提到QR條碼特色是可以出現在很多商品上,那我們其實可以把要辨識的QR條碼集中在商品上,以類似簽到地點的方式去簽到商品,更進一步的結合則是與LBS合作發展出商品與地理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在某間指定商店簽到及拍下商品後可以得到特定的優惠之類的做法(這點的特色是心裡上會比較有擁有該物品的感覺,而不是單純的簽到一個地方)例如像國外的Shopkick,當然QR條碼還有很多的發展方式,目前主要面對的是簽到(check-in)熱潮可能退卻的問題以及如何讓人們養成拍照搜尋或者條碼搜尋的習慣。

image credit

image credit

image credit

Nika

目前為inside撰稿者。@zeilfredoolb or gplus.to/zeilfredoolb

Website – Twitter – Facebook – More Posts

提供另一個想法和大家分享。
目前我們正在嘗試想以 QR Code + AR 的方式,來呈現使用者的 OpenID 身份資料。
把使用者的 OpenID (我們的服務是 myID.tw) 製作成 QR Code,然後用特殊的行動裝置 app 讀取 QR Code,以 AR 的方式呈現使用者在 myID.tw 上公開的 SNS icon ,例如: twitter、youtube…等。

這樣的想法,是想要應用在研討會中,主辦單位可以在會議宣傳海報、講者識別證、會議手冊或是投影片中加入講者的 myID QR Code,提供給與會者參考,不用特別連結到網頁上瀏覽,利用行動裝置的 app 就可以看到講者的其他 social network 資訊。

目前正在努力開發 iphone 版本的 app,覺得會是另外一種 QR Code 應用的情境。

台灣人都愛玩免費

官網:http://ccstudio5.wordpress.com

Author : 雁默

開發iPhone App的工作,我已經做了快ㄧ年半,開始的第ㄧ年,可說是學習與失敗的ㄧ年,直到這兩天,才終於確認了失敗的原因。

前天,我第一次嘗試將自己其中ㄧ個付費App調整為免費,目的是為自己其他的付費App宣傳。此App是英文版(此App以下稱為R),已在全球銷售三個月,下載數字也已是個位數/天,類別是Photographic,影像處理類。R不是ㄧ個成功的App,始終沒有回本,而其後兩個月我又開發了20個左右的影像類App,大都賣得比R好,因此乾脆調為免費衝量,希望下載者可以買我其他App。

短期免費大概是目前最便宜也最有效的自我宣傳手法,預料之中,原本乏人問津的R,免費後單日下載都破千。然而預料之外的是,有4成是台灣Store下載的。

R從開賣到現在,台灣地區只有個位數的人花錢下載(0.99美元),免費後變成單日四五百個下載量。免費的量原本就遠高於付費的量,單看台灣市場,並不令人太意外,但R是英文版,原本的主力銷售市場就是歐美,免費後,最大的美國市場下載量還不到10% (全球四十幾個國家下載)。第二名是泰國,10%左右,然後是美國,第四名是中國大陸5%左右。

這數字到底意味甚麼?

1. 台灣市場並非不能接受英文版,也並非對影像類App興趣缺缺,只是不想掏錢買?
2. 免費戰術對付美國人的效果,不如對付亞洲市場來得大?
3. 台灣地區在降價訊息的傳播上,遠快於其他國家?
4. 中國市場沒有想像中那麼不願意付費買軟件?
5. 中國人對英文的抗拒遠比台灣,香港還大?
6. 中國市場對影像類App興趣缺缺?

從市場的角度來看,銷售策略有兩種,ㄧ是全球市場通吃,ㄧ是選擇某ㄧ地區市場極大化銷量。我猜側,目前大部份台灣開發者(不開發Game的開發者)主力銷售市場仍是台灣地區,與我第一年的方向ㄧ樣。畢竟,在文化上,語言上,或對市場的瞭解,台灣Store可以做的App題材遠高於其他地區,只要有了技術,幾乎任何類別都能玩。但其他國家則不同,光是旅遊類或食譜,就算與我們最近的香港市場,取得內容的難度都很高,文化永遠是Local經濟的保護傘。

兩岸三地的華人市場,個人經驗是:慘淡經營,根本沒量。

我不認為是技術或創意,甚至不是市場太小的問題,問題出在華人對虛擬商品的付費意願上。

ㄧ元美金的軟體,與傳統電腦軟體比起來雖然是便宜太多了,但對於軟體需要付錢這個觀念,我們是在心理上就抗拒的。付費市場的不振,也迫使大部份原本興致高昂的獨立開發者回頭走傳統軟體產業的老路: 接案。在全世界最競爭的產業裡敗下陣來,不是太丟臉的事,但夢想破滅畢竟也不會愉快,尤其是商業類型的週刊上不時報導些致富的開發者,更是令人不快。當R免費後的地區下載比例,台灣遠高於其他國家時,我當然不會開心,反而是不爽。

台灣人這麼愛玩免費的,這件事反過來也告訴你,免費背後的無限商機。若採取極大化單ㄧ市場銷量的策略,顯然在台灣就是要搞免費,賺廣告費,或是置入性行銷,直接在免費App裡佈置ㄧ個大按鍵』我要買』,連到付費軟體去,而被免費策略所迷幻的台灣消費者,說不定花的錢更多。這就好像你去大賣場原本只想買ㄧ樣東西,但走出來後往往買了五樣以上道理相同,以為撿到便宜,卻買了更多用不到的商品。

也就是說,貪小便宜的購物習慣,得到的通常是反效果。

瞭解了台灣App消費的本質,較佳的策略是只做免費App。如果你的付費App在台灣很好賣,反而需要警覺ㄧ下,因為App的銷售壽命比電腦軟體短很多,能好多久呢?此其一。而賣了ㄧ年還在台灣不分類排行前五十名的人你真的很幸運,可是卻不令人很羨慕,因為台灣付費市場並不大,單日下載量有200嗎?如果沒有,還不如單日有30個不同國家的人下載,沒啥排名也不賴,而且還更有機會實驗出其他市場的消費習慣,此其二。

以上沒有甚麼大道理,但數字很真實。

關於國外市場,個人經驗(英文版有效的純付費市場),美國佔比是30%-40%,他們實在太愛消費了,這個世界真的是繞著他們運轉的。幾個有量的地區分別是: 德國,墨西哥,法國,澳洲,英國,加拿大,義大利,日本。今年以來,我的產品絕大部份是影像類,因此是以此類別為分析基礎,大約有六十的國家曾買過我的產品。馬達加斯加不分類第二名的銷量是』兩個』,斯洛伐尼亞不分類第三名的銷量是ㄧ個。

無疑地,美國是最重要的市場,iphone影像類前百大的銷量都超過200個,但若掉出100名以外,則平均100個,ipad的排名看銷量則只有iphone的1/5。德國影像類前五十名銷量大約20個以上,英國只要有前80名就有20個。墨西哥要前25名才有15個。義大利與澳洲前五十名10個以上。絕大部份國家影像類排名前百大的銷量都只有個位數,ipad分類排名不用看,上了不分類前兩百大才有量。韓國人只買國貨,日本人比較有能力與意願買高價App。東南亞國家比較願意買影像類App的是印尼(很有潛力),比兩岸三地都多。

影像類的銷量跟Game比起來可能是很小吧,我不清楚,但競爭者也是相當多,我的技術不怎麼樣,產品常常被美國人罵,有些固定出現罵ㄧ樣內容的或許是競爭者,目前美國有很多幫開發者做行銷的公司,有個行銷項目是給妳100個到1000個五星(當然要付費給她們),或許也有個項目是給競爭對手ㄧ星,所以我漸漸已經不介意被罵騙子了。

p.s. 我有個產品ㄧ直都在馬達加斯加不分類前百大,但沒有人罵過我。

雁默  http://channelchang.wordpress.com/2011/08/12/%E5%8F%B0%E7%81%A3%E4%BA%BA%E9%83%BD%E6%84%9B%E7%8E%A9%E5%85%8D%E8%B2%BB/